三水

然后就要到金黄色的秋天

抓住北京夏天的尾巴

#Reflection

31/07/2018
00:27
 
为什么航站楼里起飞空地上的灯都是桔黄色的?
面对着被灯光染成桔色的玻璃,再往后是稀稀拉拉停放着几架飞机偌大起飞空地,忽然想。绵延的玻璃此刻像一片没有杂质的、平滑的鲜橙汁。
 
前一天结束了人生中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短期工作,为期一周。因为工作对象是人,潜在的突发状况让每晚的休息时间都是未知数。到最后一天,终于把人送走,立马拖着虚浮的步伐回到寝室过了二十四小时混合着虑和喜的咸鱼生活,又提前十个小时来到机场。
 
现在,坐在因到了深夜而意外地安静的机场,却好像回到了过去一年来的日常。我的意思是,能够任由思绪胡乱飘荡而又莫名其妙地获得满足感的那些日子。...

圆头圆脑小宝贝

「写实主义里,爱上一个人,因为他可爱,一个人死了,因为他该死,讨厌的角色作者就在阁楼放一把火让他摔死——但现实不是这样的,人生不是这样的。我从来都是从书上得知世界的惨痛、忏伤,而二手的坏情绪在现实生活中袭击我的时候,我来不及翻书写一篇论文回击它,我总是半个身体卡在书中间,不确定是要缩回里面,还是干脆挣脱出来。」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路遇 pt.2

1

夏日

1
 
1 / 9

© 三水 | Powered by LOFTER